来杯奶茶制作app最新版下载

三更补齐

却说孙绍宗昏昏沉沉踉踉跄跄,不小心与一女子撞了个正着,一时蛮性发作,便将其揽进怀中。

那女子先是吃了一惊,随即便拼命的挣扎起来。

但区区一弱女子,却怎么抵得过孙绍宗浑身怪力?

只片刻功夫,便被他扯飞了半排纽扣,露出大片白如玉、腻如脂的肌肤。

那女子急切间,猛地一低头狠狠咬在了孙绍宗胳膊上!

这一口咬下去,疼到还在其次,却是让孙绍宗略略清醒了些,愣怔半响,慌忙放开那女子,尴尬的解释道:“对不起,我不是……”

那女子却如何肯听?

早用手掩住胸前的春色,一溜烟的跑远了!

她是跑了,可孙绍宗站在那里清醒一阵迷糊一阵的,却哪知道该何去何从?

半响,方用力拍了拍双颊,踉踉跄跄向着不远处的池塘行去,打算直接跳进水里,压一压心里那滔天的欲火。

谁知这一脚低一脚高的走了没几步,便见那方才逃走的那女子,竟又慌里慌张的奔了回来!

清新少女田园巧笑嫣然

这是怎么个意思?

孙绍宗脑袋里好似浆糊一般,手上却是半点不慢,猿臂轻伸,便又将那女子拦腰抱住。

正待上下其索攀山涉水,却听那女子羞急道:“快放开我!赖管家眼见便要带着人寻过来了,让他瞧见咱们这副样子,你我怕是都没个好!”

却原来她方才跑出去没多远,便见赖大带着几个家丁迎了上来——她这衣不遮体的,却如何敢让旁人瞧见?

因此只得又原路折了回来。

赖管家带着人寻过来了?

孙绍宗脑中灵光一闪,莫非是那赖大给自己下的圈套?!

可若是如此,这女人为何反倒主动提醒自己?

疑惑间,他这才仔细打量了那女子的容貌,顿时讶然道:“怎么是你?!”

却原来这去而复返的女子,不是旁人,正是王熙凤得力臂助平儿!

那赖大就算想玩‘仙人跳’,也没必要拉她下水吧?!

心中越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却听远处有人嚷道:“就是这边儿,我方才看到有个人影跑过去了!”

“快、快过去瞧瞧!”

孙绍宗脑袋里迷迷糊糊的,听了这呼喊声倒还没什么反应,那平儿却是急了,一边挣扎着,一边催促道:“快跑啊,你是非让人瞧见是怎得?!”

孙绍宗倒也听话,立刻向着反方向发足狂奔。

只是这跑归跑,那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缓,只弄的平儿羞恼之余,也禁不住生出些疑惑来。

她虽然和孙绍宗没见过几回,却也知道这位‘神断’孙大人素来是个谨慎的,怎会如此不管不顾的胡来?

再加上肌肤相亲,只觉得孙绍宗那手掌、那胳膊、那胸膛、那脖子,竟是无一处不滚烫如炭,平儿心下便也有了些揣度,暗道莫非是自家那位主子,背着自己又施了什么手段?

可为什么主子造下的孽,偏又让她给顶了雷?!

平儿心中正凄苦难言,却忽觉孙绍宗猛地收住了脚步,然后竟开始缓缓后退起来。

平儿一惊,忙道:“你疯了?后面可……”

话刚起了个头,平儿便发现对面那林荫小道上,影影绰绰显出两个人影,却不是贾琏和周瑞还能是谁?!

前面有虎、后面有狼!

这却让人如何是好?!

平儿脸上的血色霎时间褪了个干净,心中更是涌起阵阵绝望,暗道莫非是琏二奶奶终究厌了自己,想让自己步那三位陪房姐妹的后尘?!

若真是如此,自己便是不逃也罢。

正万念俱灰,孙绍宗脚下却又骤然加速,抱着她直奔一旁的假山而去。

“别去那边儿!”

平儿忙道:“那是死胡同,没有路的!”

孙绍宗这次却是充耳不闻,抱着她到了那假山前,一猫腰便钻进了某个狭小的山洞之中。

“躲在这里没用的。”

平儿又急道:“莫说是凑近了,这远远一看就……”

正说着,脚下却忽然一实,却是孙绍宗把她放了下来,转身出了山洞。

莫非,他是要引开旁人,免得自己暴露?

虽说会变成如今这等局面,就是被孙绍宗害的,但平儿还是忍不住涌出几分感激之情。

然而还没等她感动多久,孙绍宗却又折了回来,怀里还抱了一块巨大的湖石!

碰~

孙绍宗倒退着钻进山洞,将那湖石轻轻放下,便把山洞遮的严严实实,只有丝丝缕缕的光亮,曲曲折折的照进洞里。

黑暗中,那火热又滚烫的身子,便又肆无忌惮的痴缠了上来,直裹得平儿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“别……别这样,孙大人……”

平儿正要极力推拒,却听外面赖大嚷道:“假山那边儿分两个人过去,看看孙大人是不是到那里去了!”

接着便是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声音,平儿忙闭紧了小嘴儿,心脏随着那脚步声越跳越快,几乎要破膛而出一般。

只听外面两个小厮道:

“瞧见人没?”

“你自己不会看啊?孙大人那块头,要真在这里,还不一眼就瞧见了?”

“那你还在这儿磨蹭什么,走了、走了。”

紧接着便是脚步远去的声音,平儿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,谁知那脚步声忽又一顿,只听一个小厮狐疑道:“哎,你有没有觉得这假山,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啊?”

一听这话,平儿的三魂七魄险些都要离体而去,下意识的伸手护住心口,却发现早有一只禄山之爪攀在上面,丝毫有没有要退位让贤的意思。

这冤孽!

平儿愤愤然在那手背上掐了一把,谁知那只魔爪竟也跟着发力揉搓起来……

此时,便又听另一个小厮不耐烦的道:“你是不是傻?这一堆死沉死沉的大石头,能有什么不一样的?赶紧的,别瞎耽误功夫!”

远去的脚步声再一次响起,而这次却是再也没有停下来。

耳听的外面终于静了下来,平儿一颗心才终于又放回了肚里。

不过她很快发现,眼下可不是松懈的时候,刚才光顾着外面了,身上的衣服竟已经被孙绍宗剥去了大半!

待要再拼命挣扎,可方才还有个跑的地方,现在被几百斤的大石头堵在洞里,却哪有可以逃命的地方?

罢了~

就当是杜撰那两首情诗的报应吧。

眼见得在劫难逃,平儿叹息一声,便无奈的放弃了挣扎,任由孙绍宗在黑暗中胡乱施为。

却正是:天生一个仙人洞,无限风光在险峰。